这年头租房路一波三折 昔日好姐妹反目成仇

从来没想过做房东会如此过瘾。想来租房的人在看房子的同时,其实自己心里也在盘算着是不是可以和他或她同住,其实男女生都无所谓,现在和我住的虽然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,但之前我已经有三次把房子和三个男生一起分享。他们一个是大三学生,一个是摄影爱好者,最后一个是银行职员(他后来成了我的男朋友)。

当然,长得俊俏的优先考虑,因为住在同一个屋檐,总是要考虑房间里走动的视觉效果嘛。和男友的的关系是由当初的室友变成现在的情侣,想起这段姻缘是因为自己做了房东的功劳,就常常捂嘴偷笑。

因为是在外企工作,所以接触的老外也特别多,有一次误打误撞租给了一个英国人。刚好她搬进来那天是周五,周末我和朋友去了同安玩,当我回来踏进房子时我简直惊讶得合不拢嘴。这是我的房子吗?原先空荡荡的客厅俨然成了艺术展厅,到处都有五彩的鲜花摆设;白花花的墙壁上贴了很多看不懂的壁画装饰;原先没有窗帘的窗户也挂上了印有卡通图案的棉布……乍看上去,这个英国人似乎对房子动了一番大手脚,可实际上,她只是在细节上进行了小小的装饰。知道我回来后,像孩子似的托着下巴蹲在那等着我评价,直到我举起了大拇指,她才放心的笑了。经过这次之后,才发现我很庆幸找了这么一个有情调的房客,让自己的生活也多了很多的新鲜感。

其实作为房东,我认为还是要包容的心。因为现在的房客基本都是年轻人,他们也会有自己生活的一套习惯,所以我会尊重他们,尽量不干预他们的生活喜好,而且在其他费用方面也不会太计较。由于我性格开朗,几乎和每个室友都成了好朋友,现在我们如果有事要帮忙的话,只要call以前一起住过的室友,他们会很爽快地马上答应。

和男友的“同居者”成为密友

自诉人:小张

毕业后,我住在亲戚家,男友杰本来住在朋友家,后来他的朋友要把房子卖了离开厦门,他只得重新找房子。喜欢干净的杰说要和女孩子合租,得知他的想法后我很生气,认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是不安全,而他觉得我们只要坚定对彼此的感情,外界的因素影响不了我们的感情。为此事争吵三番两次,眼看搬家期限一天天逼进,杰在我的压力下也看过同性合租者的房子,可不是地点不好,就是房子不合适。搬家期限的最后一天决定租在演武小学附近的两室一厅,不过已经有一个女房客。

我很不甘愿,但一时又没有办法,第一次见到即将和杰同住的女房客。“还好她没比我漂亮”,我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。交谈中得知,原来她也有男朋友,不过男朋友在厦大漳州校区当辅导员。我不怀好意地问“你男朋友放心你和男生同住吗?”她说:“我男朋友说只要合租人不错,就没有问题。”听她这么说,我知道多说无益。

刚开始,我经常时不时地到杰的房间突击“检查”,不过每次都没有异样,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失望。女房客是小学老师,很文静,平时不是家访就是呆在房间里备课、改考卷。

周末的时候我们两对情侣会一起做饭或者一起出去摘草莓、骑自行车。如果男朋友没空陪我,我会约她一起逛街,看片。真没想到我从最早的不信任到把她当成好朋友,还一起和房东“侃价”,伸张房客的权利。两对在异乡的情侣,因为有了这个“家”而变得亲近了许多。

租房路漫漫

自述人:小陈

是我太挑剔了吗?到现在还找不到称心如意的房子。

刚来厦门时住在后埔的单间,房租才200元,可每次在报上看到“昨日警察在后埔抓到一群盗窃团伙”之类的新闻我就心惊胆战,怀疑邻居是不是也是个吸毒分子或是杀人犯。

后埔不能再住下去了,我在仙阁里找到了一套1房1厅,租金比原来贵350元。无奈那房子在一楼,房间紧邻楼梯,那栋楼的人又习惯晚归,于是每次我刚刚入梦就会被“咚咚”的脚步声吵醒,几个星期下来,我都成失眠了。

只好又搬家,这回租的是西林一套二楼的房子,我特地留心了楼梯问题,却没料到,扰我清梦的是路灯。原来我的房间窗外正对着一盏明晃晃的路灯,我用了两道窗帘也掩盖不了它的光芒。没办法,还得搬,谁叫我对睡眠环境讲究呢?

下狠心租了一套带电梯的高层,15楼,不论是脚步声还是路灯通通奈何不了我了,只是租金飙升到了1100元,当然得找人合租了。上网发贴,很快找到个女孩,谁曾料那女孩无比懒,一天到晚吃过的饭盒、穿过的衣服,甚至用过的卫生巾乱扔,光是她自个儿房间脏乱倒也罢了,当有一天那女孩把换下的内衣丢在客厅沙发上时,我终于忍无可忍,一气之下退租了。唉,租房路漫漫,哪天有钱自己买套房子就好了。

昔日室友反目成仇

在大学里住同一寝室的周婵和王小佳,感情一直都很不错。可是因为租房一事,这一对好朋友却彻底决裂了。

去年五、六月的时候,快毕业的周婵找王小佳合租。不久她们就找到一套心动的房子:两室一厅,惟一的遗憾是阳台在其中一间房里面,要晾衣服的话要必须经过那间房间。周婵忽略了这点不足,说服王小佳:“你住有阳台的吧,我们这么熟,不会不方便的。”几天后她们交了半年的房租安顿下来。

可刚搬进来不久,就碰到麻烦:王小佳每天晚上都带男朋友回来过夜,周婵又习惯晚上洗衣服,所以总是要经过他们的房间,每次开门周婵总是觉得很尴尬,她怕小佳不高兴又不好意思说。

然后让周婵无法习惯最终忍无可忍的事情还是接踵而来。周婵有洁癖,王小佳却是个随意的女孩子,一来二去,两人间渐渐有了裂痕。

终于有一天晚上,王小佳对周婵说:“对了,我过两天就要搬走了。”周婵很愕然。王小佳解释说:“我男朋友家里买了房子,想让我过去一起住,我会找人来续约的。”周婵明知道是借口也只好无奈面对现实了:“好,最好是找我们自己的同学吧。”

第二天晚上,王小佳敲开周婵的门:“我问过了,同学们都找好房子了。我男朋友的一个同事刚好急着找房子,愿意搬过来,他很老实的,这个你不用担心。”好脾气的周婵听了几乎跳起来:“男生怎么行,多不方便呀!”“那没办法,我已经答应人家了。”周婵终于明白,原来王小佳先斩后奏,一切的事情她早就安排好了,后来周婵索性自己找人合租。她说:“租房也要挑好相处的室友,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。”

房客VS房东

好房客差房客

记者做了一个微型调查,发现在房东心目中,租客好坏的评判标准依次是:按时交租金、退租时不欠费、爱惜房子、讲究卫生、注意公德等。

首先是租金能否按时收取。在一家私营企业当老板的王先生一提此事就大吐苦水,原来他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不在厦门,租客便钻了这个空子,“我在松柏小区那套房子出租已有8年了,前前后后租客不下30个,能按约定在每季度初将租金打进我的卡里的只有20%,大部分都要我登门催讨,有时我人不在厦门,租客也乐得假装忘记!”

有些租客动辄不辞而别,预留的押金不足,房东只好“擦屁股”,把欠下的水电费、电话费、煤气费一一缴清,这样的租客也让房东有“亏了”的感觉。更有缺德租客,搬走前还要顺手牵羊,或是故意毁坏家具,房东当然也很不爽。

还有的租客喜欢晚归,而且不注意影响,这时楼下的业主难免找房东告状,房东碰上这种问题也很头痛,只能硬着头皮登门进行调解。

好房东差房东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相比房东对租客的诸多评判标准而言,租客对房东好坏并没有太多要求,希望及时修缮房子电器、不要动不动涨租金这两点是比较集中的看法。

网名“007”的租客说:“我刚住进房子没几天,下水道就堵了,明显不会是我的原因,打电话叫房东来修,他说好好好,却隔了一星期都不过来,后来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刚刚在禾祥西路找到一套房子的林小姐正觉得比较烦,原来她的租期到了,去年双方曾说好第二年租金不变。谁曾料这一年来禾祥西路的租金大涨,房东便多次上门要求将租金上调200元,林小姐不肯,房东威胁说要解约,还三天两头带人来看房子,明摆着要逼走她,“贪财、不讲信用的房东很可恨!”林小姐一提起来就一肚子气。

房子VS情感

没房爱情不幸福?

许多业界人士认为,归属感是租房族普遍缺乏的,即使从长期回报率来看租房比买方划算,但只要在经济实力允许的条件下,大家都选择买房。因为在中国人世俗的观念中,“有固定住所”是衡量人生成败的一个重要标准。

在某调查中,36%的人选择“不愿意”与没有房的人结婚,显示了男人没有房子,会很大程度影响女方的结婚决定,反映出房子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感情。24%的人选择了房子比爱情重要,也说明在现在买房压力大的状况下,购房压力已影响了一部分人的感情生活。